“快播事件”内幕:密谈湘鄂情 关键在债务

编辑:凯恩/2018-11-30 16:56

  一名刚刚从快播离职的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不想去新公司,经过这次的事看清很多人。一方面公司对员工的安排凤凰彩票(fh03.cc),一方面很多人趁乱谋权。快播倒下是必须的,已经不是那些人了,也不是那种拼搏一致的心态了。”

  显然,快播2.6亿的罚款让湘鄂情难以下定决心。“看收购方愿不愿意坚持,快播过去打擦边球的模式不能继续,技术还是值钱。对收购方来说也是。”腾讯一名内部人士认为。

  工商资料显示,确实有一家叫深圳市云帆世纪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今年5月26日,注册地址为深圳市福田区南方国际广场A栋1605室。云帆世纪法人代表为刘丽,出资额50万,100%持股。

  事实上,快播并没有完全搬走,只是集中到了23楼的办公区。

  互联网知名评论师葛甲也表示:“今年互联网的形势与往年不同,过去保护企业,只是促其整改。像新浪被吊销两个牌照,过去没有发生过。”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的方海涛告诉记者,这样的架构设计方便境外上市。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的吴良涛律师则表示,股权质押或许有利于境外公司对快播的控制。

  一个多月前,湘鄂情董事长孟凯曾悲观地对媒体表示,“(餐饮)这盘棋已经没法再继续在行业内往前走了,高端餐饮没了,低端餐饮我也提前一年做了,也没成,我有什么本事说在本行业内崛起?已经无路可走。”

  让人颇为唏嘘的是,今年大批互联网公司趁着窗口期纷纷IPO,快播本来也有此意。“快播已经在操作上市有一年多了,还没到投行那一步,但是都在筹备了。不确定去哪里,一定是境外。”上述快播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股权激励三年了,年年都有。现在手上一堆期权变废纸了。期权早期是全员都有,后两年是一些核心员工。”

  而据内部人士透露,成立七年的快播早已盈利。据不完全统计,快播年收入过3亿元,包括三块:一是开启时的弹窗广告;二是代理联运游戏,和开发商分成;三是软件捆绑推广。

  还剩短短7天,快播命运即见分晓。敏感的快播,牵涉着一众股东大佬错综复杂的爱恨情仇。凤凰娱乐(fh03.cc)7年前,产品经理王欣创办了快播。它的天使股东一个是马化腾的对手周鸿祎,一个是马化腾曾经的创始人部下曾李青。他们几乎同时投了快播。

  紧急注册数个新公司,剥离资产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快播何去何从?

  7月3日上午,理财周报记者循着快播的工商登记地址来到深圳市南山区中国科技开发院中科研发园三号楼22楼A1室。一出22楼电梯就看到满眼的庆祝花篮。记者围绕整个22楼层走了一圈却不见快播踪影。

  不只是快播,很多互联网公司都有打擦边球的原罪,但它们或者更早地“洗白”、转型,因而未受牵连。监管在发展,快播倒在了这个转折点上。

  “快播如果上诉失败就只能破产清算。我们要上诉,用尽所有可能的手段,尽人事。”前述快播内部人士叹道。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是商业网站的必备证件,被吊销意味着快播的互联网业务将无法进行。再加上2.6亿的巨额罚款,快播似乎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很明显,快播是被动的一方。时间太短了,临时找到一个可靠的接盘方难度很大。很明显,湘鄂情还没有下定决心。”

  此时,同样陷于困境的湘鄂情(002306.SZ,现称中科云网)化身白衣骑士翩翩而至。尽管湘鄂情一再否认收购传闻,但理财周报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二者确有密谈收购之事,湘鄂情方面相关人士也到快播总部详谈,“最终合同还没签,湘鄂情要是肯要,这事就成了。”

  腾讯在此次快播事件中的角色颇为重要,甚至被称为是消灭快播的“带头大哥”,一度引发快播的宅男簇拥者们的网上“围攻”。

  快播的盈利模式主要包括游戏联运、弹窗广告,以及软件捆绑推广。2010年创业家评选当年最具潜力黑马企业排行榜,快播入选,当时公布2009年的营业收入为1304万元。到了2011年,快播的营收过亿。两年后,这一数字达到3亿元左右。

  澄清公告之后两天,湘鄂情宣布更名为“中科云网科技集团”,完全脱离原来“高端餐饮”的行业轨迹,将未来发展定位于掌门人孟凯并不熟悉的大数据云服务。

  倒在IPO路上,高管期权成废纸

  仅上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就有13个关于快播的案子开庭,当事人有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有限公司,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其中还出现了迅雷的名字,案由多是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此外还有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

  理财周报记者走进22楼左手边的办公区,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就是A1室,我们这几天刚搬进来。之前是快播,但已经搬走了,不知道搬去了哪里。”据悉,这家叫点点妙技术公司的公司是新租户。

  收购快播?湘鄂情你还敢再无聊点儿吗?

  快播的麻烦还没完。

  三天后,湘鄂情公告称消息不实,截至公告日,公司自身与快播并未洽谈过股权收购事宜,也没有通过第三方或联合、委托任何第三方与快播洽谈。

  “应该能挺得过去,”葛甲表示,“但2.6亿打击也很大,且业务停滞,过去的业务模式不能继续,要找新的业务模式,用户体验也有很大影响。”

  电梯口的指示牌上写着1606:深圳市陆陆顺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记者在该楼物业处证实:“1603-1609是属于陆陆顺的,但它几个月前就搬走了。又租给了谁不知道。现在还没人搬进去,新来的要来我们这边登记。”

  “员工大概走了五分之一,高级副总裁熊匀波、何明科最近都走了。剩下的都分到不同的新公司去了。”何明科的另一个身份,为快播机构股东软银赛富投资经理。

  这是快播以及王欣最为艰难的15天。

  “不负责转型业务,不知道这事。”湘鄂情副总裁李强表示。湘鄂情董事长孟凯电话则无人接听。湘鄂情证券部则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同样在四月,作为广东省知识产权审判风向标的年度十大典型案例名单公布,南山法院院审理的快播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入选了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评定的“2013年度广东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南山法院在官网上颇为自豪地写道:“这也是该院自2011年以来连续第三年有案件入选全省十大典型案例。”

  与其猜测快播事件中是否有江湖恩怨的因素,更多业内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快播打擦边球是不争的事实,只是它低估了今年的监管形势。

  快播工商资料显示,CEO王欣出资315.2万元,出资比例31.52%,曾李青16.68%,周鸿祎妻子胡欢7.85%。此外,快播的股东还有快播高级副总裁何明科、CTO张克东、创始员工钟智将,以及刘燕、钟卫国。

  对腾讯欲收购快播而不得的说法,互联网评论人葛甲表示业内传过,但真实性存疑。“不太可能,也不合理。快播是周鸿祎投资的,腾讯要投资快播得360同意,360能同意吗?腾讯也不会去提这事。”至于腾讯的投诉,并非关键。“反盗版联盟也不是腾讯为主,而是优酷、搜狐。”

  湘鄂情更名中科云网 大数据故事能否支撑股价?

  “本来快播今年有IPO打算,收入规模达到了。他们把包装概念都想好了,叫‘最大视频聚合平台’。”一名接近快播的人士说。

  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王欣本人待在香港。“很明显,快播是被动的一方。时间太短,临时找到一个可靠的接盘方难度很大。很明显,湘鄂情还没有下定决心。”

  快播成立之初曾接受来自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和腾讯五虎之一曾李青的天使投资,2008年年底得到软银赛富的投资后再无融资。

  周鸿祎低估监管酿惨剧

  湘鄂情2013年年报显示,其账上货币资金只有8209万元,流动资产多为其他应收款及预付账款,而短期借款却有2.2亿元。2013年,湘鄂情净利润为亏损5.7亿元,现金净流出2亿元。如果收购快播,资金从哪里来?如何解决快播几天内就要到期的巨额罚款?

  湘鄂情密谈收购,关键在债务处理

  快播收到处罚决定第二天,即有媒体报道从餐饮转型科技的上市公司湘鄂情密谋收购快播,由中科院出面谈判。

  快播方面提出的理由有三点:一是深圳市市场监管局作为行政管理局,引用国家最高法对刑事犯罪的处罚决定,条款引用不当也不合理;二是快播公司并没有像司法规定那样严重侵犯公众利益,对社会造成巨大危害,2.6亿元处罚金额过高;三是公司并没有在快播播放器中插入广告,也没有向用户收费和谋利。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快播已经重新注册了好几个公司,将一些不受牵连的资产赶紧剥离出来,用于安置不同的业务和员工。其中一家叫云帆世纪,放的是快播系列除播放器之外的业务。

  盛世骄阳今年四月在北京举行发布会宣称快播涉嫌盗播其新媒体独家版权影视剧,其中已通过公证等方式取证315部。上周,盛世骄阳对快播有3个案子在南山法院开庭。

  一位快播内部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证实,“见过湘鄂情的人”。“谈并购是真的,但是用什么形式收购不确定。如果有债务,收购不一定会落实。不知道签了收购合同没有。湘鄂情要是肯要,这事可能就成了。”

  如果没有这场意外,快播也许会和迅雷一样,今年顺利上市。

  从快播的工商信息可以看出,快播全部股东股权于2012年质押给了好看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好看科技为香港法人独资,由股东QVOD Technology China Holding Limited发起,二者均注册登记于2009年。好看科技的法人也是王欣,地址与快播相同。成员信息显示王欣为总经理,何明科为监事。董事长是王欣,三名董事分别是曾李青、胡欢,以及软银赛富合伙人羊东。

  快播喊冤2.6亿元赔不起 湘鄂情要接盘?

  2.6亿罚款的缴纳期限眼看将至。

  一楼大堂的信息牌上还写着22F-A/23F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但该楼保安向理财周报记者确认:“快播上周就搬走了,他们租了两个办公室,一个22楼,一个23楼。你们找他是处理纠纷吗?”

  事实上,在6月17日的听证会上,快播就与办案单位等就处罚意见进行了激烈的辩论,但最终听证组维持了办案部门的处罚建议。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副主任徐友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快播2.6亿罚款在计算方法上是突破,但合法。“深圳是创新城市,知识产权示范市,想通过快播公司侵权案形成一个先例,对各个知识产权执法和司法保护形成一个样本和参照。”

  耐人寻味的是,湘鄂情的公告用了“公司自身”的表述,并不排除大股东孟凯以其他关联方的名义与快播谈判的可能性。

  今年5月,新浪由于在读书频道登载多部淫秽色情作品以及在新浪网视频节目中登载色情视听节目收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两份通知,其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被吊销。

  但这一传闻并非是空穴来风。

  7年后,快播几乎死于“带头大哥”腾讯之手。

  对于快播此次受罚,腾讯方面表示,处罚快播是政府行为,作为企业不方便评论,尊重政府的决定。

  一方面着手成立新公司,另一方面快播在收到处罚决定书后也表示对处罚决定不服,将提出行政复议,并尽快提交上诉书。

  “云帆”二字听起来并不陌生,快播推出的视频资源搜索引擎就叫“云帆搜索”,曾与快播播放器密不可分。

  谁能想象,两个脆弱的公司联手的最终结局?

  据报道,送达处罚的6月26日,快播仍在正常运营,但内部冷清,部分办公区已清空。当时有快播员工表示,部分员工已被安置到别处的其他公司。

  从6月26日收到处罚决定书算起,快播需在15日内缴纳罚款,逾期每日按罚款数额的3%加处罚款,第一个3%是780万元,数目不小。

  消息称湘鄂情全力推进收购快播 前者已于23日起停牌

  理财周报记者历时一周,多方调查发现快播一系列自救路径和操作手法。现在你看到的,未必是最终的结局。

  “现在要看原有股东的利益怎么处理,是算了认赔,还是再努力。”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认为,“但即使转型,也大势已去。用户已经抛弃它了,因为用的原因没有了。”

  在这之前,湘鄂情已经频频出手并购时下概念最热的影视、环保标的。曾被湘鄂情列入收购名单的公司五花八门,有环保公司江苏中昱,绿色能源公司合肥天焱,影视文化公司中视精彩、笛女影视等,与餐饮主业渐行渐远,但也看不清其中的脉络。

  理财周报记者来到云帆世纪现场,发现1603-1609室所在的通道被玻璃门锁住,里面没有人,地板上散落着几片文件纸,一片杂乱。

  有意收购快播的或许不只是湘鄂情,在快播内部甚至还有一种说法,腾讯曾经也考虑过收购快播,但没谈成,因而报复。“否则说不通。对政府来说,快播还不足够大到需要关注的程度。”

  理财周报见习记者 林劼/深圳报道

  6月26日,广东省通信管理局向快播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快播因通过互联网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被吊销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同一天,深圳工商局也就快播侵犯知识产权对其处以2.6亿元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