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活动家吕频:认为放开二孩女人就会生是一厢情愿:加拿大28预

编辑:凯恩/2019-01-03 12:36

  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昨天召开的中共十八界五中全会宣布了这一重大决定。这是继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之后,中国人口与生育政策的又一次重大调整。

  至此,实施了35年的独生子女政策正式退出历史舞台。此次全面放开二孩生育的背景是,中国人口形势已发生历史性转变,包括生育率进入超低水平,以及性别比失衡、老龄化和少子化等。

  全面放开二孩的消息一出,顿时刷爆网络。既有欢呼庆祝者,也有心怀担忧者。二孩放开了,民众生不生呢?既然生育是基于女性身体的一个行为,那么女人愿不愿意呢?

  凤凰资讯独家对话吕频,探讨二孩放开后,女性境遇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吕频是女声网主编,妇女权利工作者,时事评论作者。她认为全面放开二孩生育是个功利选择,不是基于人权,但符合民众对人权的要求。女权主义者从来不支持强制计划生育,同时普通女性某种程度上存在对计生的路径依赖,如同下岗工人怀念社会主义,如果能看到未来,没有人怀念过去。对计生的路径依赖体现了女性在生育方面的恐惧和困境。

  二孩放开后女性的生育意愿未必得到提高,国家政策、社会福利、文化观念上都应给女性更多支持,解决“生育惩罚”,让女性不因生育而在职业发展上机会受损,也不因“不生”而遭遇“惩罚”。生育过程中,男性的责任同等重要,家务劳动不应该是无酬或者低价值,不只是属于女人。国家的道德观应矫正,放开对单身生育的限制。

  凤凰资讯:在人口经济形势转变的背景下,全面放开二孩生育的消息公布,你对这个政策有什么看法?

  吕频:放开二胎本身是个好事,大势所趋,但它用意绝对不是权利的用意,而是经济的用意,把人看成生产力,中国经济危机四伏,失去人口红利,放开二孩本身是功利的,把人工具化。它不是基于人权,但是它符合我们对人权的要求。(生育)本身就应该放开,还非常不够。在国家忽视个人权利的角度上,让政策变得如此狭隘,这才是让人担心的。

  人不仅仅是劳动力,是有同等权利的社会成员。从经济角度,如果只看到人的数量,就一定能解决经济问题,这本身就是个误会。中国这种粗放型的人海战术,也是过时的,短视的。但中国不会在真正人力资源培育上做功夫,还以为数量就能解决,这从经济发展上有问题。

  如果从被生出来孩子角度来说,他们的权利和基本保障有各种各样严格的歧视,农村和户籍的问题,农民的孩子不能到城里来上学,这样的限制都没有减少。为国家社会做出再生产贡献的女人,她在这个过程中,她的经历和她的遭遇是什么。如果想牺牲、不考虑妇女的权利,就以为能发展国家和经济,这都是不可能的,不可持续的。

  吕频:我觉得现在女人不傻,女人的教育程度,眼界,思想在进步,比以前更有想法,而且也比以前更有能力。现在不是以前没有任何机会、没有任何信息的时候。现在的女人比以往都要敢斗,而且能够斗得多。

  国家以为开放政策,大家就都生二胎了?这也是一厢情愿。生育问题,女人一直都在斗,而且女人斗的结果,从其它国家的经验来说,就是女人不生。因为女人受教育程度越高,生育率越低。现在女人的教育程度比以前提高了多少?以为现在女人还像以前一样无路可走,只给国家和家庭当生育机器?

  只不过在过程当中,家庭内部跟国家政策斗争,可能会比较激烈,但是国家把女人想得也太容易操控了。开放二胎,女人都给国家生出二胎了?现在的女人不会那么被迫像奴隶一样。所以这点上来说,国家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目的。如果不回应女人的需求,不满足女人的权利,女人也不会跟国家往一条路上走。

  吕频:我觉得不是女权主义者支持计生,首先这是一个误会。女权主义者,在这个领域工作的人,几乎没有机会对计生问题发言。因为人口领域长期都是个讨论的禁区。后来有一些声音出来,话语权要么是国家的,要么就是要求取消计生,几乎就这两种观点,女权主义者几乎没有发言的空间。但是人们看到的,网上大量发表意见的普通女性,并不是在女权领域工作,她们有一些争取权利的意识,我认为她们不是支持计生,而是路径依赖。

  她们不知道这样一种妇女的险境,妇女的困境,用什么方法才能够解决,所以你把它归结为女权主义,其实没有任何意义。让女人找到或者相信有个方法,国家和社会可以帮助他们,可以跟她们一起克服困境,如果你不去回应她们的焦虑,那她们无法放弃自己的路径依赖,无法被治疗。

  她们为什么被迫要依赖计生,就不恰当比喻,就像下岗工人怀念社会主义一样,下岗工人是在市场竞争当中被牺牲的一代,所以他就觉得过去好。如果你能让他看到未来,没有人喜欢过去,没有人想回到那个社会主义年代。女人也一样,所以揪住这一点,贴标签,女权主义者支持计生,普通的能上网的女人说出这些话来,你给她们贴标签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贴标签忽视真正的问题,真正的问题就是女人的恐惧,女人的担忧,女人的困境,女人对国家社会政策,对文化和政策没有信心。

  凤凰资讯:网上有一些讨论,担心放开二孩之后,生育由国家父权的控制,转向家庭父权的控制,你怎么认为?

  吕频:我们不能往后看,不能搞路径依赖,我们不能指望乞灵于国家权力,不能指望由国家限制家庭,这不是一个解决方案,所有人也都会为此付出代价。我们以后就得承认,这是两个相互交织的战场,女人就既得跟国家斗,也得跟家庭斗。看上去国家限制家庭,实际上国家父权跟家庭父权之间有很多勾兑,可以共同联手来出卖你,来压迫女人。

  国家父权是上一等的权利,家庭父权要求你无休止的生,直到生出男孩为止,国家就不允许你这样,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但是国家从来没有真正处理过家庭父权内在的思路。从来没有真正教育人们要平等对待男女,要放弃男孩偏好,国家从来没有完成这个任务。而且计划生育,实际上恶化了男孩偏好,两者从来都是合谋的。所以说被强制堕胎的,既有被国家强制堕胎的,也有被家庭强制堕胎的。国家不允许你多生,家庭不希望你生女孩,所以其实从来都有联手的这一面。

  吕频:生育权是生和不生、什么时候生的权利。生育权不是只有生的自由,没有不生的自由。而且自由不仅仅是被国家所规定,关键怎么能够实现,变成一个实践,怎么让女人拥有、掌握和行使。

  国家放开二胎了,大家都有权利生二胎了,对女人来说,生育并没有真正的权利化,真正的权利化是什么?自主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当你自主行使,不会付出不应有的代价,这才叫生育的权利化,现在根本没有开始,现在还要争取,真正让权利回到女人的手中。

  另外,生育惩罚的问题,在社会生活当中,女人不管怎么选择,都要受惩罚,都要付出代价。生要付出很多的代价,不生也要有很多惩罚,因为你没有履行女性的使命,被离婚的太多了。从女人的权利和利益为焦点,这是一个特别大的困境。

  吕频:如果说现在就业最困难的群体,就是已婚未育的女性,因为企业、社会、国家几乎不承担任何的生育的成本,生育成本全都家庭化了,实际上是生育成本女性化,女性承担所有的生育责任。为什么说惩罚,因为你有生育行为,就不能得到跟男人同样的发展机会,就要缩减你应该有的发展空间。

  女人说我可能找不到工作的时候,没有人在乎,女人的声音可能很一致,实际上是很荒凉,无论你怎么喊,加拿大28预测,公共决策都不回应,声音被孤立。我们所有关于公共政策讨论不回应女人的问题。

  对妇女的歧视,就是中国这个房间里的大象,它明明就在那里,主流话语看不见,不承认这是一个公共问题。男人找不到老婆是公共问题,妇女的问题不被认为是国家和社会要解决的问题。

  生或者不生,放开或者不放开,现在只有这么两句话,这么简单,它不叫社会政策。社会政策是要回应人们,作为完整全面的人的需求,对人生活方方面面的回应。

  吕频:我们回到人类生活真实情境里,如果一个女人要生一个孩子,她需要什么?答案就很明显,她需要有人分担她的劳动,她需要不会因为生育被职场抛弃或惩罚,她需要在她整个养育过程中,不感到孤立无援或者被牺牲。其实打开政策、视野没那么难,不过大家不愿意从这个角度看,不愿意把女人当作政策设计的出发点。

  吕频:养育不仅仅是产假这么简单,中国的产假不算少,但也不算多。所有人都明白,包括企业不录用女性,不是因为这几个月(产假),只有这几个月还好说,企业意识到在你养育孩子整个过程中,潜在的社会成本比怀孕、分娩、哺乳这几个月,要长得多。但是成本,生育、照顾、养育的责任被私人化、家庭化,然后被女性化。企业不尽任何的社会责任,也不会被惩罚。

  把问题变成企业替女人生育买单,这又是个错误,企业怎么能买这个单呢,影响企业的竞争力。问题在于企业没有统一的公平法治底线,如果所有的企业必须遵守底线,不遵守就会被惩罚,就没有成本问题了。

  因为很多企业可以不录用女性,所以那些录用女性的企业就吃亏了,所以这是个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就没有企业录用女性。如果国家给企业定一个特别坚固的底线,像国外似的(因为生育)不录用女性罚几百万,看谁还敢。这不是企业对女性来施舍,而是成本本身不能外部化。但是成本能够外部化的根源在于国家,国家政府部门就率先搞这些(就业歧视)。

  吕频:企业在招聘的时候理所当然地问你结婚没,要生几个孩子,这完全是多余的问题,这不是企业应该了解的信息,一旦你了解,你无法避免歧视。而且分性别,一般都不问男人这个问题,这些信息跟招聘应该考察的工作能力没有任何关系。

  以前企业入职都要检查乙肝,为什么现在不许查了,因为你一旦查乙肝,就没办法避免,所以现在国家明确禁止体检的时候不许查乙肝,有明文规定,不知道信息,就避免了歧视。所以不要问这个问题,是禁止招聘歧视的一个方法。

  应该有更多的诉讼,和怀孕、生育有关的歧视现象一直都存在,应该有更多的案子,让企业意识到这是要付出代价的。

  吕频:是,这是国家的责任,女人不需要额外的保护,并且也没有,国家也不保护女人,女人只需要国家履行一个应该有的法治责任,这是最基本的。

  吕频:照顾孩子和照顾老人的责任,在中国的性别劳动分工中非常性别化,都是女人在承担。要么是妻子,妻子如果转嫁,也是转嫁给上一代女人,公公和爸爸很少参与,还是婆婆和妈妈来干。家务劳动社会化,也是雇廉价的女工,跟养育和再生产有关的劳动全都是女人来做,劳动不值钱,甚至无酬。男人就被忽视了,男人不被认为理所当然承担。男人分担一点大家都觉得这男人太好了,反而是个额外的优秀表现,其实这是同等的责任。

  男人放产假非常重要,但重点不是给他假期让他放假,老婆生孩子我就待在家里,不是这样,不是让你休息,女人的产假是休息,男人的假期不应该休息。重点是男人要去做(家务)。我曾经统计过,关于中国男人的产假是有规定的,但是非常少,只有几天的时间,大部分人都不休。一是单位认为生育不是男人的事,男人不应该休产假。二来男人也不想休产假,因为男性气概中,男性的责任不是用来照顾产妇的。所以要把产假变成一个责任。女人在假期之外永远做很多很多,家务劳动、照顾的责任主要由女人承担,男人的家务劳动时间太少了。

  吕频:人能不能生,愿不愿意生,本身有很多争议,这些争议在父权家庭内部是暴力的来源,网上常有讨论,女人如果不能生育的话,就都被离婚。

  微博上有人发,去申请领养的夫妻都是男人不能生育,那为什么没有女人不能生育的情况,负责领养的民政官员就说,女人不能生育,早就被离婚了,不会来领养,男人肯定要找另外一个人来生。因为人的生育意愿和生育能力不一样,不符合父权家庭意愿,是暴力出现的一个来源,潜在的风险。

  凤凰资讯:也看到很多年轻人的讨论,很多人说不想生,而生育压力很大程度来自上一代。

  吕频:好多人说到公公婆婆的高压。年轻人离开原生家庭,到另外的城市建立自己的小核心家庭,核心家庭有夫权,但上一代的权力控制变弱了,所以春节是重新让家庭父权稳固的一个时空。所以春节就是逼婚和逼生高发的时空。我们要敢于挑战这样的一个文化,而年轻人尤其是女人反抗家庭父权,现在是非常无力的,因为整个文化在不断的教化孝、顺从,尤其是性别化的责任,没有给人们一个反抗家庭、反抗顺从、反抗家庭父权的思想武器和道德武器。加拿大28预测99

  年轻人不听长辈的话,不履行女性义务,在道德上没有立足之地,所以没办法反抗,就算经济独立都不行。所有人认为你在道德上是错的,反抗武器被剥夺了,被卸下来了。所以要改变,要重新定义什么是性别责任,重新定义女人对家庭的责任。要打破孝和顺从,包裹在道德糖衣背后的压迫性的文化。

  吕频:现在国家始终不放弃家庭观,基于经济需求才开放二孩要找劳动力,但是不开放单身生育,实际单身生育有非常大的需求,但永远只在婚姻的框架下来谈生育。生育跟婚姻为什么要捆绑在一起?没有必要。生育的权利不只属于已婚人,这是两回事。国家在道德化、家庭观非常顽固,认为非婚生育是不伦的这是极其过时、反动的观念。单身生育有这么多需求,跟国家利益也不矛盾,只是道德问题上的冲突,所以要矫正这方面的道德痼疾。